80后工匠的品牌观--专访木智工坊赵雷

2015-08-13
字体 【
分享:

当锤子手机面临产能严重不足和资金链问题时,在发布会光芒四射的工匠精神和情怀贩卖,一时间也开始承受异样的眼光和更严苛的拷问。

木智工坊,从这个名字,就能感受到他的工匠气息,那么,这样不同领域、不同规模的工匠精神,能否有一个更安静和自在的存在呢?

赵雷,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80 后年轻人,曾经从事建筑设计工作4 年。2010 年在杭州创建了“木智工坊”原创家具品牌。

image ? 木智工坊工作室/杭州

我觉得我自己的体验是最真实的

问: 你之前从事建筑行业的,后来为什么离开呢,你痛恨那个行业吗?
       赵:我不痛恨建筑行业,只是我不喜欢做服务业,建筑在中国还是属于服务业的,就是谁出钱,就得陪他跳舞一样。如果习惯了就无所谓,但是我不习惯啊。就拿做家具来说,大家也不做定制家具,虽然也有客户要求,但大家是想自己做好的家具设计,让客户来挑选大家的产品就好,而不是按照客户的要求去做家具。

 对你而言,从建筑到家具设计的跨度大吗?
       赵:据我观察,国外的建筑师做家具设计的非常多且很普遍,国外的家具品牌会和很多设计师合作,国外的消费者都买一个一个的单品,最后成为自己的一个系列。中国是一个设计师把很多产品都设计了,中国消费者喜欢买成套的家具。我觉得这是对消费和市场的理解不一样,所以中国设计师帮家具企业设计的机会就少。
技术上来说难度并不大,跨度也不会太大,但是中国建筑师他们很忙,他们盖房子都来不及,别说学这个。如果有时间的话,花一点时间学就应该没问题。

问: 那你的做事方式是怎么样的,会不会做一些调研,先了解客户的希望,然后做家具?
       赵:我觉得我自己的体验是最真实的,因为我就是使用者,其他人也是使用者,但是每个人的体验都不一样。想用调研的办法找出最核心的使用问题是很困难的,所以凭借直觉,我觉得自己用得满意就可以代表一部分人群了。

: 嗯,有时候调研会出现一些很奇怪的声音,扰乱你现在所做的事情。
       赵:是的,比如关于产品开发方向,客户可能会有很多意见和建议,但是实际上他本身想要的他说不出来,当有关联帮助他想的时候,他才能说出来。

: “木智工坊”,为什么选择木?
       赵:因为做木头门槛是最低的。木头这个材料很方便入手,并且它的市场需求空间还是比较大的。另外,我自己还是很喜欢木材的,除了实木,也有一些板材、胶合板。

: 先容一下你们目前的产品线?
       赵:现在产品编号到二十一了,今年预计添加到三十多件,大部分都是客厅和卧室的家居。民用的所有家居大家基本上都会做,不过塑料、金属的东西都没有,主要是做木头。

image ? 木智工坊2014年部分产品系列组图

问: 那你是怎样去学习这些关于家具、木头的常识呢?
       赵:要边看边想的,我自己有一套学习设计的方法论,我是用一种建筑的方法来看家具,比如我偏重于节点、构造,这是我学习建筑的优势吧,可能学家具设计出身的和我关注的点和想法都不一样。我做建筑的时候关心这个建筑是怎么盖起来的,学家具的时候就会很在乎它是怎么做出来的,安装出来的,这都是一种构造逻辑。包括你看中国传统的木建筑,并不是先有形式,而是构造为先,比如柱子、梁,后来发明了斗拱。


斗拱并不是艺术家画的图,而是工匠发现这样的方法可以解决构造问题,他才发明这样的构造。但是如果你把它当作一种符号,没有这样的背景需求,这就是一种很图像化的设计,家具设计院校可能会比较愿意做这样的设计,他们认为传统是一种符号,但是从内部逻辑出发的话,就是把表面忽略,只看内部的结构。

问: 其实多数普通消费者只理解到设计的表面。
       赵:嗯,这就好比大家看莎士比亚的舞台剧,普通人只看剧情,深入一点的人会看它批判的东西,再入行一点的人会去看它的文本结构。好的作品它都是有多层结构的,普通消费者只看最浅的一层就可以了,你没有必要说让他全部都看到,当然大家希翼看到的越深入越好。


先做价值观,其次才是商业上的成功

        问: 木智工坊是因为你个人的浓厚兴趣诞生的工作室,那是不是说主要的设计还是你在做,或者你对他们的风格上有很强的控制?
        赵:大家的家具都是按照一个系列出现的,目前这个系列的设计是按照我的想法做的,所以还是我把关。但是后来大家有设计师加入,也有新的开发方向,我就会让设计师自己去想,设计师能力也都很强,所以我只管大的方向。

: 你现在找的设计师大概都是什么方向的?
       赵:大家全职的是一个设计总监,其他都是实习生,大部分是家具专业的。我很在乎员工的动手能力,如果你说一个人做出来的东西很有哲学思想--这个大家不在乎,因为家具必须是很实用的东西。

image ? 木智工坊 制作过程图 /杭州

问: 有没有准备做一些小的装饰的木器?
       赵:还没有开始,大家的大件还没有做完,比如衣柜、餐边柜,今年准备先补齐这些大件。另外我自己个人来讲比较喜欢大的东西,因为小件物品在商业上来讲属于比较情绪的生活化的东西,但是大家关注的是比较大的问题,比如平板包装。你看大家现在坐的这个木头沙发其实是可以拆装的结构--可以拆装的沙发,我反正目前在国内还没有见过。其实做拆装,对于客户体验是没有好处的,包括工艺上也很复杂,售后也很复杂,但是大家会一直坚持做这个,因为从社会的角度来说,我做这个可以降低运输的能耗,为社会节约能源,如果整个行业都可以按照大家这个思路做,或者大家能够起到一个代表的作用--家具运输所耗费的能源真的很多。

: 宜家也是自己DIY,但有的时候大家自己搞不定。 
       赵:那是设计的问题,大家的产品大家都会亲自组装,如果组装的时候想需要很多技巧的话,大家就不会做了。比如大家现在在做的衣柜挑战就很大,市场上没有要客户自己组装的衣柜,大家做的2.2米的衣柜,仍然要求客户自己装。虽然麻烦,但是这样可以省掉很多运费,家具业所消耗的能源真的很利害。

image ? 木智工坊 床架平板包装 /床架 示意图

问: 你们是代销店的销售方式还是什么形式?
       赵:其实大家是没有代销店的,有很多商户想做大家的代销店,但是就算给到所有的利润,他们也会不满足的--因为实体店的利润要求很高,运营成本要求也相对高。

: 成本方面如何?
       赵:定价上,成本构成最大的一块是工厂的出厂价的成本,另外还有运输成本,售后成本,产品损耗率,仓储的管理成本,员工的成本。这之中仅仅工厂的成本就占去了将近40%左右,相比那些国际大品牌的化妆品、包包,他们的出厂成本只占3%,不会超过10%。在实体店你是找不到大家这样的产品这样的定价的,除非特价的一些。

问: 现在购买你们产品的大概都是一些什么样职业/年龄的人呢?
       赵:都是比较年轻化一点的,年龄大都是30-40 之间,新买房的客户。

image ? 木智工坊  梳妆台 

: 从你原来的兴趣到后来作为一个事业,包括加入新的人一起做,那么在转变的过程中,你认为最难的部分是什么呢?
       赵:市场上有很多诱惑,很多企业发展的很快,大家是规模很小的,甚至对于很多企业来说,这个规模小得就像没有一样。但是你发现他们的品牌有核心竞争力吗?他们有改变什么东西吗?所以我觉得要和他们做的不一样,我自己是怀着年轻人想要改变一些父辈价值观的想法--我很反对我的父亲,我爸每次去家具市场,他会对那些红木很有兴趣,他身边的那些有钱人都是用红木,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。他的价值观你改变不了,但我也不想跟他们的价值观妥协。大家企业也是一样的,如果大家和其他那些追求规模的企业做的一样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中国的问题是没有品牌,而品牌就是你的价值观--我自己是这样理解的,但是至少我对中国的企业都没有太多的好感,他们追求商业上的成功,但是没太多意义,在我看来,先要做价值观,其次才是商业上的成功。小和大不是根本问题,只不过规模大你可以做的更加有影响力。